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死亡摄影师】(08)作者:一个人
【死亡摄影师】(08)作者:一个人
字数:37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小萝莉离开后我也爬了起来,把照相机交给了她家里的佣人,眼见已经是快到凌晨了,我找到了唐缘她们所在的房间,隔着窗户我看见里面一群美女都骑跨在奴隶的身上,奴隶的头被美女们紧紧地压在屁股下,他们正在努力的用自己的舌头去讨好那些已经如狼似虎的美女。我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唐缘一脸潮红的从屋子里出来了。

  她也没和我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让我上车,准备回去了。车子在经过郊区一路口的时候却是出现了意外。前面路面上横着停了一辆面包车,路面不够宽。车子没办法挤过去,三位男人正在修车。

  「今天的拍摄怎么样」?唐缘眯着眼睛好像睡意袭来的说道。

  「还不错吧,不过这几天我的小弟弟可是快受不了了,缘缘,已经快一个月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就让我发泄一下吧」。

  「哎呀,我看你是准备变太监了吧,要不要让我帮你爽最后一次呀」。
  「那就算了吧,我还忍得住」。我连忙说道。

  『碰,碰,碰』的敲窗户的声音打断了我们俩的对话,唐缘摇下窗户,瞪着正在窗户外面一脸歉意的看着她的男人。

  「干什么」?唐缘不给男人说话的机会,直接问道。

  「没什么,美女,希望你配合一下,哥几个缺钱了,你就行行方便吧」。说完那人直接拿出一把匕首抵住唐缘的脖子。唐缘配合的打开了车门,跟着男人下了车。

  「呦,老大,今天还是个美女呀,看来今天晚上哥几个可以好好享受享受了」。另外一个红头发的男人一脸淫笑的朝唐缘走过来说道。

  就在男人的手即将摸到唐缘俏脸的那一瞬间,唐缘踢出了两脚,直接把那个用匕首抵住自己脖子的男人和另一个想对自己动手动脚的红头发踢倒在地,豪不拖泥带水。另外一个黄头发的男人看见自己的同伙几乎在一瞬间被唐缘干掉,也大叫一声冲了过了,唐缘嘴角微微翘起,向前挪了一步,抬腿一脚精准的踢到了男人的下体上,男人直接被这致命的一击踢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唐缘没有管他,而是踏着猫步走到了刚才用匕首抵住她脖子的那个男人身边,一脚踩到了那人是手上,此时的唐缘身穿黑色连衣裙,修长而危险的美腿被黑色丝袜包裹着,脚上那双黑色的高跟靴正踩在男人的手上。

  「你不是很想发泄吗?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锁住你下体的钥匙就在我的包里,你把它解开,下来跪在地上撸给我看」。唐缘一脚踩在男人手上,一边回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连忙打开了她的包,拿出钥匙解开了那已经拘束了我小弟弟将近一个月的锁,我也下了车,跪在离唐缘三米左右的地方,小弟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自由了,它正坚挺的对着唐缘敬礼。

  唐缘没有管我,而是继续扭动脚踝,用高跟靴的前端去碾压男人的手指,十指连心,男人在唐缘的碾压下拼命的惨叫着,用另一只手抱着唐缘的高跟靴,侧着身子用脸去蹭着唐缘那死死地压住他手的高跟靴。

  唐缘没有阻止他,反而是很享受男人在他脚下苦苦挣扎而抱着她靴子的这个过程一般的笑了,这是这个笑容在我看来却是那样的残忍。

  几分钟后唐缘挪开了踩着男人手指的靴子,男人惨叫着用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手腕,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他那只被唐缘踩过的手已经没有手指了,在唐缘高跟靴的碾压下,他的手指已经成为了唐缘靴下的一滩烂泥。

  男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滾,又滚到了唐缘脚边。

  「哈哈哈,果然是个贱人,怎么样想死在我脚下吗」?

  男人眼角带着泪痕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轻微的摇了摇头。

  「哎,好久没有尝试过在野外处死奴隶了,也好,趁着今天晚上好好玩玩」。说完唐缘抬起那令无数人魂牵梦绕的美腿,在空中调皮的翘起前脚掌,用高跟靴的靴跟对着男人的肾踩了下去。

  「啊」。男人嘴角已经喷出了血,唐缘的高跟靴跟精准的踩进了男人的肾,然后拼命的搅动着,男人似乎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勇气,只是拼命的用脸去蹭唐缘的高跟靴,眼神里满是渴望的盯着唐缘,好像在求她给他个痛快。

  「哎,没意思,你居然都不反抗,这样很不好玩」。唐缘似乎很不高兴,抽出了踩在男人肾里的高跟靴,对着男人的脸就是一脚,高跟靴的靴跟插进了男人的嘴里,靴子的前端死死地踩在男人的额头,直接把男人的头踩变形了,男人在唐缘脚下痛苦的挣扎了几下,嘴里不断的吐出鲜血,终于是死去了。我看见在他死后,眼睛都是睁着的,好像还想多看看那位将他踩死的绝美女孩一眼。

  「好了,你就是下一个了,准备好了吗」?唐缘转过身来对着那个已经跪在地上拼命的朝她磕头求饶的红头发男人说道。

  红头发男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哭着爬到了唐缘脚下,四肢着地的舔着唐缘的高跟靴,企图用这种办法来让唐缘放过他。

  「看看你这下贱的样子,怎么样,我的靴子味道怎样?是不是让你很兴奋呀」。
  红头发男人没有回答唐缘的问题,而是更加努力的舔着唐缘的高跟靴,唐缘见他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冰冷,高跟靴一个灵巧的抬起,接着落下,男人那原本还在享受唐缘高跟靴的舌头已经被唐缘踩在了脚下,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踩住了男人的舌头,男人头紧紧地贴着地面,屁股撅着老高,双手则是用力的托着唐缘的高跟靴,企图把唐缘的高跟靴挪开,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不是叫你撸吗?怎么,现在我的命令你也敢不听了,是不是想享受一下被我高跟靴踩烂下体的滋味」。唐缘根本没将那个被自己踩在脚下的男人看在眼里的意识,任凭男人想方设法的挣扎,对着我说道。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双手颤颤巍巍的握住了我的小弟弟,小弟弟早就被唐缘的霸气行为所征服,坚硬的挺立着,双手一接触到小弟弟,一股强烈的热量就传到了我的手上。

  「看着,跟着我的节奏开始撸」。唐缘说完后松开了男人的舌头,男人双手捂着嘴还来不及叫唤2就又被唐缘一脚踹到了地上,男人整个身体呈现『大』字的躺在了地上,唐缘嘴里叫了一声:「开始,一」。说完后她直接一脚用高跟靴那尖利的靴尖踢向了男人的下体,男人被这致命的一击踢中后条件反射般的翘起身子,整个上半身都立了起来,唐缘嘴角一笑,抬起另一只脚用高跟靴的前端对着男人的头就是一脚又把男人踢了回去。

  「你怎么还没开始?是不是也想享受一下我高跟靴的厉害」?唐缘一脸怒气的说道。

  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连忙开始用双手去揉搓我的小弟弟。

  唐缘继续着那个动作,对着男人的下体狠狠地踢一脚,然后又是一脚把男人踹回去,我则是跪在一旁一边欣赏这个场景,一边按照唐缘的要求双手不断的揉搓着我的小弟弟。

  「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吗」?唐缘一边踢着男人一边对我说道。

  「谢谢缘缘主人,谢谢主人让我发泄」。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

  「还有呢?我要听你心里的想法,快点说」。

  「我………………,我想被主人踩在地上揉虐,求求主人踩踏我吧,我是主人的奴隶,求求主人将您的鞋袜赏赐给我吧…………」。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一股脑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终于,在这强烈的刺激下,我那积攒已久的精华不断的喷涌而出,而男人那原本白色的裤子上也满是他自己下体的鲜血,在唐缘那近乎致命的踢踏中,男人的下体已经被唐缘那坚硬的高跟靴踢烂了,男人的嘴角已满是鲜血和白色的泡沫。
  「你们可真不经玩,一个个的太弱了,哎」。唐缘好像还没有得到满足一般的摇了摇头,将高跟靴的靴跟伸到了男人的脖子上,准备结束男人那卑贱的一生,可当她发现男人的眼神里居然没有一丝恐惧,而是带着满足的微笑,等待着这最终的审判的时候,她勃然大怒。双腿一用力,轻轻松松的跳到了男人的身上,翘起前脚掌,用高跟靴的靴跟踩在男人的身上,这锥心的疼痛感还是让已经快要死的男人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去反抗,他宛如蚯蚓一般的在地上蠕动着,可这更加激起了唐缘的征服欲望。

  「快点在撸一次给我看,要是在我踩死他之前你还没喷出来,我就让你和他一样」。说完后唐缘用高跟靴的靴跟在男人身上跳起了舞,高跟靴跟每一次接触到男人的身体,都会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血洞,唐缘的高跟靴底则是沾满了男人那卑贱的鲜血。

  我眼看着男人就要被唐缘活活的踩死了,而我的小弟弟却还没有喷出精华,心里越发着急,拼尽全力的套弄着小弟弟。

  唐缘已经从男人的身体上下来了,对了,那已经是尸体了,男人的尸体上已经几乎没有一丝好的地方了,都被唐缘残忍的踩成了血洞。唐缘优雅的踏着猫步,靴底还残留有男人的血迹,每踩一步到地上都留下了一串串血脚印,看着唐缘离我越来越近,可小弟弟还是没有喷的兆头,我越发的着急了。

  「哎,看来今天晚上也是你的死期了」。说话间唐缘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那充满诱惑却格外危险的美腿已经朝后一摆,即将对着我的小弟弟无情的踢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股浓浓的精华终于被我给挤了出来,喷到了唐缘的高跟靴上,我连忙把头低下去,伸出舌头,准备去舔干净。

  「不用了,不是还有个人吗,你继续撸,一直撸到不想撸了为止」。唐缘说着用高跟靴的靴跟在我脸上划了几下,靴跟上的血迹粘到了我的脸上,我准备伸出舌头去舔唐缘的高跟靴,却被她灵巧的躲了过去。

  她依旧是踏着优雅的猫步,朝着那个刚才被她一脚踢晕的男人走了过去,男人现在还昏迷着,他不知道等待着他的将是来自美如天使却心如蛇蝎的美女的惩罚,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死在这样一位绝色美女的脚下也是他们的荣幸,我心里这样想着,又开始用双手揉搓着那已经变软的小弟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