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试炼者】(先行体验篇)(34)【作者:startpantu9】
【试炼者】(先行体验篇)(34)【作者:startpantu9】
字数:12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4

  「切,真是没用的废物……」天狐缓缓的从林少天的身上起来,而坐在一边手中端着一杯美酒的凤曼淡淡的说道「那么,得到什么有用发情报了吗?」天狐深处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呵呵,这次可算是中了大奖了,从这个废物的记忆之中获得不得了的情报……」说着天狐将一个玉简放在自己的额头,将自己既从林少天哪里获得的情报印在了玉简之中……

  凤曼拿着天狐丢过来的玉简片刻之后冷峻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意「呵呵,看来将这个家伙交给你来处理还是正确的选择,你天狐一族的摄魂大法还真是有独到的手段呀……」

  当初设计擒住了林少天的是凤曼,虽然凤曼也有收魂的手段,不过和天狐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筹,天狐一族的摄魂大法可以完整的阅读成为饵食的修士记忆,所以最后天狐白白的捡了一个便宜,好在最后获得的情报让凤曼还是有些欣慰,原来中林少天的记忆之中,天狐和凤曼两人获得林少荣的弱点,或者说小时候心里流下的破绽,而这个破绽如果运用得当的话,林少荣最终会成为自己的玩物……想起玉简之中看到的场景,凤曼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八年前的某天?——「父亲,您就放心吧,不过是一趟简单的护送物品而且还是从东瀛洲来的一件毫无用处的物品,我一定会将他送到天火拍卖行的!」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冲着坐在首位上的父亲拍着胸脯保证,而坐在上位的男子也下定了决心,冲着青年说道「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荣儿你去办了。可不要让为父失望哦。」听到父亲终于是松口了,林少荣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父亲放心,我一定漂亮的完成任务!」随后迫不及待的回家整理的自己的形状,等待林少荣离去,作为家主的林堡主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希望不会有事吧,一件普通的物品,各方势力应该没有愿意得罪我林家堡的……」

  三天后,意气风发的林少荣挥别了自己的父亲,带着护送的物品踏上了自己的旅途,彼时的林少荣不过是筑基初期的实力,所以不足以长时间的飞行,而且如果使用神行符的话代价又太大,所以只能采用最简单的方式——骑马,。这种方式一般只有凡人才会使用,不过一些实力低下有没有底蕴的修仙者到时也会使用,林少荣此行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所以并没有动用家族的支持,所以只能采用这种效率地下的方式了,好在这样也有个好处,就是不会引起修仙者的注意……

  果然和林少荣预料的一样,一直道了天火城的附近都没有遇到袭击,看来自己这次可以轻松的完成自己人生的第一个任务。

  「呼……明天就可以进天火城。没想到第一次人物会这么的顺利,还得我准备了那么多,看来是用不上了……好了睡觉吧,明天养足精神来完成任务吧……」林少荣熄灭了自己的篝火,裹上了睡袋,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就在此时,忽然周围无声无息的升起了很多的白色雾气,片刻之间就将林少荣所在的位置团团为主,而闭上眼睛林少荣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落到了诡异的雾气之中。

  「呵呵……真是一个没有戒心的小鬼呢,对你这样的小鬼出手,让姐姐我有点部好意思呢……」一个好听的女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林少荣猛的睁开眼睛,一个翻身戒备的看着四周,尤其是看到四周的雾气,不由的露出了难看的表情,以为自己的神识被压缩的很厉害,只能在周身几米的样子,连雾气都弹不出去,更加别说探测躲在雾气中的女人了……

  「谁!赶快出来不要装神弄鬼!你可知道我是林家堡的少主林少荣!」就是是刚刚进入修真界不久的林少荣也明白,现在自己肯定是陷入幻阵了,所以只能扯虎皮做大旗了,端出了林家堡这面大旗……

  「呵呵,林家堡吗?真是好大的面子,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是不想出手呢,这样吧,小弟弟,你将你护送的东西交给姐姐怎么样……」随着好听的声音在一个地方汇聚,随后只见一个身影在林少荣对面的雾气中缓缓的走了出来,之间来的女子身上穿着紫色的忍服,大片的肌肤从暴露的忍服中裸露了出来,对于初出茅庐的林少荣来说还太刺激了,不由的别过了头,不敢正面去看女忍,同时用疑惑的语气说道「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对我出手,如果是我手中的东西的话,好像犯不着冒着得罪林家堡的威胁吧?」

  林少荣说的也的确是这样,不过对面的女忍看到林少荣如此的纯情,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呵呵,小弟弟你说的也到时没错,不过那是对于你们来说,如果对于我瀛洲来说,你手中的东西可是无价至宝呢,如果你将他交给姐姐的话……」女忍的脸上露出了醉人的笑意,身体一个晃动在原地消失,等道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林少荣的对面了,而林少荣别过去的脑袋差点就碰到女忍那硕大的胸部了……

  「呵呵,小弟弟,你对姐姐的这里很在意吗?都快要贴上来了……」女忍用调笑的语气看着贴在自己附近的林少荣。而听到女忍的调笑林少荣也反应过来,急忙一个后撤,脸色羞红的说道「你……你少胡说,明明是你自己贴过来的!」女忍笑了一下「呵呵,是吗?不过,小弟弟,难道你就部想要试试吗?悄悄的告诉你,我们女忍可是专门训练过相关的技巧,一定会让你爽到升天,只要你将手中的卷轴交给姐姐……」女忍迈着迷人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贴近林少荣的身体……而林少荣看着面前妖媚的女忍,好想见到了洪荒猛兽一般,一步一步的往回推着,「咚!」一声轻响,林少荣急忙回头,原来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树上了,等到林少荣再次转回来的时候女忍已经贴在了林少荣的身上了,女忍硕大的胸部就压在了林少荣的身体上边,充满弹性的胸部压在林少荣个的胸口,女忍那充满诱惑的语气在林少荣的耳边想起「小弟弟,不要在犹豫了,来吧,将自己的手中的东西交给姐姐吧,乖乖的听话,姐姐会给你最美的奖励哦。你会获得升天一般的快感……」说着已经开始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林少荣的耳朵里边,像是小蛇一般的舌头往林少荣的耳朵里边钻去,那种感觉让林少荣的尾椎都开始发麻,身体也渐渐没有力气,缓缓的坐倒在了地上……

  看着已经失去抵抗力的林少荣,女忍的嘴角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意「呵呵,终究还是一个小鬼,不过稍微的使用了一点淫技就这样了,,真是可怜呢,不过没有关系,好好的记住,姐姐的名字叫作铃木杏里……」说着铃木杏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冷,猛的抬起自己的玉足,只见自己的脚尖上边忽然伸出了一把尖刺,随后铃木杏里毫不犹豫的将玉足捅向了失去抵抗力的林少荣……

  和预想中不一样,林少荣并没有发出惨叫,反而是一把尖刀架在了铃木杏里的脖子上边「不要当成那种初出茅庐的小鬼,否则你会付出代价的,铃木小姐!」林少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铃木杏里的背后,铃木杏里虽然被治住了,不过去丝毫的没有慌张,「呵呵,真是没想到呢,小弟弟你竟然能在姐姐的眼皮下遁走,真是英雄出少年呢,姐姐我就喜欢你这种青年才俊呢……」铃木杏里一边说着,一边扭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翘挺的臀部摩擦着林少荣的下体,林少荣哪里受过这样的诱惑,没几下肉棒已经开始勃起了,顶在了铃木杏里的臀部上边,感受到林少荣的勃起,铃木杏里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呵,小弟弟,你后边用什么东西顶着姐姐呢,弄的姐姐很部舒服呢,要不姐姐来换个方式……」说着铃木杏里开始在林少荣的环抱中调整位置,林少荣此刻已经脸色潮红起来了,本来自己是治住了这个妖艳的女忍者,可是现在她在自己的怀中乱动,让自己一时间部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林少荣愣神的时候,女忍者已经垫起了脚尖,本来身体就就稍微的比林少荣高了一点点,现在垫起脚尖的铃木杏里高出了林少荣一些了,而铃木杏里控制自己的双腿,用自己雪白的大腿,隔着裤子将林少荣勃起的肉棒夹在了双腿之间……

  「啊……」林少荣完全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充满弹性的大腿夹住了自己的肉棒,女忍健美的双腿夹着林少荣的肉棒开始前后的摩擦,女忍对身体也好像是有特殊的节奏一样,每次一扭动都能用自己大腿摩擦道林少荣最敏感的地方「停下来,不要在动了!」林少荣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些颤抖了,显然铃木杏里的扭动给予了林少荣巨大的刺激,握着刀刃的双手也有些松动了,铃木杏里嘴角带着笑意,用诱惑的语气说道「呵呵,小弟弟,这么样,这可是女忍的独门绝技呢,想不想要体验更多呢,悄悄的告诉,被女忍夹住的小弟弟,命运就已经被姐姐掌握了哦……就像这样……」女忍身体忽然快速的扭动了两下……

  「啊!不行了!出……出来了!」林少荣身体忽然痉挛了起来,而被铃木杏里架在胯间的肉棒也开始抖动,随后浓郁的精液就射到了裤子里边,第一次射精都林少荣体会到了绝美的快感,而且这么多年来淤积的精液在这一瞬间射了个通透,那种好想灵魂都飞出去感觉,让林少荣嘴角都流出了口水,咋也顾不得压制铃木杏里,身体颤抖的跪倒在地上,享受着自己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这下到时让你铃木杏里有点意外了,看着跪在地上颤抖,享受高潮的林少荣,铃木杏里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来到林少荣的身边,伸手托起林少荣的小巴「呵呵,小弟弟,难道说你还是处男?」

  「啊……啊……是的……」林少荣此刻还沉浸在自己的第一次高潮之中,没看到铃木杏里的眼神中闪烁着一样的神采「真是幸运呢,竟然碰到一个还是童贞的修仙者,看来这次还有意外之喜呢……」铃木杏里带着欣喜的神情,扛起了因为高潮而失去抵抗力的林少荣,将林少荣身上的卷轴交给同伴之后自己带着林少荣去到了别处,在铃木杏里看来,如果能获得一个修仙者童贞元精的话,显然比任务的报酬更加的重要……

  「呵呵,小弟弟,这段时间呢,就让姐姐来陪着你吧,当作姐姐让你任务失败的报酬吧……」听到铃木这么对自己说,林少荣的脸色也稍微的好了一些,看着面前娇媚的女忍者,林少荣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陪着我的意思是……」已经高超过一次的林少荣已经开始上瘾了,那种绝美的快感,当然还想要在体会一次,而铃木自然知道林少荣的想法,嘴角住了迷人的笑意,将自己的身体贴在了林少荣的身上「当然你像的那样了,」随后铃木杏里开始结印,之间周围自此升起了第一次相见时候的雾气,这些白色的雾气将两人包裹,等到林少荣反应过来的时候,铃木杏里身上的衣服已经消失了身上只有下身还穿着一条丝袜,此刻铃木杏里正将自己的一条腿抬起来,手指伸到的胯间,用力的玩弄着自己的蜜穴……

  「啊……小弟弟,快过来,姐姐的这里需要你的安慰……」听到铃木杏里的召唤,早已经欲望高涨的林少荣自然是忍耐不住,直接扑了过去,铃木杏里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在林少荣过来的一瞬间,用脚踢了一下林少荣的小腿,林少荣一个趔趄就倒在了地上,正好落在了铃木的胯间,而那深着蜜汁的蜜穴就在林少荣的上方,从来没有见过女性器的林少荣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呆呆的看着铃木在自己的面前自慰,铃木杏里看到林少荣已经被自己吸引,嘴角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插在自己蜜穴之中手指也越来越快,最后一股清流直接冲蜜穴之中飞溅而出,淋在了林少荣的脸上……

  「姐姐……」林少荣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将自己脸上的淫水舔道嘴巴里边,铃木看着林少荣脸上带着潮红,用手勾着林少荣的下巴「来,帮姐姐清理下这里……」说着将自己的蜜穴压在了林少荣的脸上。此刻的林少荣已经完全的被铃木掌控了,乖乖的张开嘴巴用自己的舌头将铃木的蜜穴清理干净……等到林少荣清理干净的时候,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铃木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将林少荣推到在地上,随后分开自己的双腿骑在了林少荣的身上「呵呵,小家伙,和你的童贞说再见吧!哈哈哈……」

  女忍的大笑回荡在山洞之中,林少荣的童贞元精就这么成为了女忍的粮食,随后的一段时间里,铃木杏里变换着各种的方法来调教林少荣,让林少荣充分的体会道了女忍的淫技,精神也渐渐的依赖上了铃木,对这个女忍产生了爱慕之情……

  再说林家堡,见到久久不会的林少荣,终于是坐不住了,林堡主亲自出来寻找,终于在林少荣完全沦陷之前找到了他们,铃木杏里的实力一般般,和林少荣在伯仲之间,碰上金丹期的林堡主,自然是没有还手之力,被林堡主瞬杀,而林少荣看到自己爱着的女忍者被父亲抬手间毁灭,心里难免有些失落,这种执念在林少荣成为元婴修士之后依然是存在的……

  凤曼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了冷笑「呵呵,真是一个情种,都过去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放下,看来这次需要你出手了……」凤曼看了一眼旁边的天狐,天狐笑了一下「你放心,绝对给他一个惊喜……」天狐的尾巴缓缓的将自己包裹起来,随后一阵粉色的雾气生气,等到雾气散开之后,一个女忍者出现在了凤曼的面前,样子和林少荣小时候见到的铃木杏里一模一样……「哎呀呀……还真是惟妙惟肖呢……」虽然凤曼不想承认,但是天狐一族的变化之术还真是无可挑剔……天狐用铃木杏里的声音对凤曼说道「那么,引诱我那小弟弟出来的任务可就交给你了哦……咯咯,姐姐我可是已经忍不住想要会会我的小弟弟了,这么多年没见,他变成什么样子了呢……哈哈哈哈……」

  一个围绕着林少荣的阴谋悄然展开了……

  「什么?我弟弟被抓走了?」林少荣听到林少天被抓走后,顿时怒不可遏,「看来我还是下手太轻了,这次就给她们来个深刻的教训吧!」说完直接冲向了凤曼的驻地。

  凤曼和天狐早已经知道,听到自己弟弟噩耗的林少荣一定会急不可待的来营救,所以早早就在半路上设下的陷阱,林少荣救人心切,一时间没有察觉道阵法的存在,一头扎进了幻阵之中,凤曼双手掐决,幻阵启动,林少荣双目一凌「什么?幻阵?」就在林少荣要施法破阵的时候,忽然心里生气了怪异的感觉,这个场景……

  就在林少荣惊疑不定的时候,一个记忆中熟悉的声音从林少荣的对面传来「呵呵,小弟弟,好久不见,有没有想姐姐呀?」听到这个声音,林少荣惊的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在自己对面,从雾气中缓缓出来的女子,等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林少荣用手指着对方「你……你不是……不可能不可能……」显然铃木杏里的出现对林少荣造成了强烈的冲击,明明已经死去多年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初自己明明看到她被父亲击杀的……

  伪装成铃木杏里的天狐来到了林少荣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掌,将自己温润的手掌抚摸上了林少荣的脸颊「呵呵,几年没见,小弟弟,你变帅了哦,说不定姐姐我会爱上你呢……」感受着脸颊上的温柔,林少荣终于是有点相信了「你……姐姐你没死?」天狐冲着林少荣抛了个媚眼,「真是的,小弟弟,以来就煞风景,来到你很希望姐姐死掉吗?悄悄的告诉你,女忍可是有很多的招数的哦,比如说替身术……」林少荣忽然感觉自己摸着自己脸颊的手掌变得粗糙了,定睛一看,哪里还是铃木杏里,自己怀中的女子早已经变成了一截木头了% ……
  就在林少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铃木杏里的声音从林少荣的被后转来,「呵呵,这可是我们女忍的看家本领呢……」随着声音的传来,两条柔荑也缓缓的从林少荣的腋下穿过,攀上了林少荣的身体,柔若无骨的柔荑好想两条小蛇一样,开始在林少荣的身体上拂拭着,在柔荑的动作之下,林少荣的衣服竟然开始分解,等到林少荣反映过来的时候,自己上身的衣服已经消失了,铃木杏里的柔荑就直接在自己的身上拂拭了,那种感觉,好像被最好的天蚕丝划过一样的感觉,身体的毛孔都舒展开了,别提多么的舒服……

  「哦~ 」林少荣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原来铃木杏里的手掌已经来到了林少荣的乳头附近,手指像是毒蛇一样,捏住了林少荣的乳头开始用力的碾压,当然铃木杏里的手指碾压是不会对林少荣产生伤害的,不过那种多年前被铃木杏里蹂躏的情景自此在林少荣的脑海中浮现,林少荣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还是当初那个没有还手之力的小鬼,而天狐故意用这些手段勾起了林少荣的回忆,随后双手松开了林少荣的乳头,一只手掌往上来到了林少荣的脖颈附近,用力的卡住林少荣分的脖颈,粗暴的将林少荣的脸颊扭到自己这边「呵呵,小弟弟,这么几年没见,你还是这么多没有,姐姐不过是稍微的弄了一下,你就开始发情了,看来你很怀念姐姐的手段呀……」

  听着天狐戏谑的声音,林少荣脸颊已经红成了苹果,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是元婴期的高手了,可是在铃木杏里的手中依然像是当年那样,在自己的潜意识里边,铃木杏里是不可战胜的。所以听到铃木杏里的嘲弄,只能是低头默认……

  看到林少荣没有反驳,天狐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呵,看来这家伙对着女忍者的迷恋已经达到了一种崇拜的程度,看来这次的事情会简单很多,最初的步骤可以跳过了,直接用比较激烈的手段就可以了……」想到这里,天狐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表情「呸!」天狐将一口口水吐在了林少荣的脸上。

  刚才还那么温柔可人的铃木杏里忽然变脸,让林少荣有些不知所措,像个做错是的孩子一样「姐姐,我……」天狐柳眉一竖「你!你什么你!」天狐手掌往上,捏住了林少荣分的脸颊,强迫林少荣张开嘴巴,用阴冷的语气说道「当年都怪你父亲,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使出保命的招数!而你,就是那个老家伙的儿子,你说我是不是该和你收点利息!」

  听到天狐这么说,林少荣的脸上露出了惴惴不安的神色「姐姐,这不能怪我,我也不像这样,可是我但是没有能力阻止,所以这事情部怪我……」林少荣还没有说完天狐再次将一口口水吐道了林少荣的脸上,不过这次天狐可能是为了羞辱林少荣,直接将口水吐进了林少荣被捏开的嘴巴里边「呸!闭嘴!小鬼,我才不管那些呢,反正姐姐我幸苦了这么多年,都是你的责任,现在,我要好好的蹂躏你,让你感受下我承受过的那些痛苦……」

  「啊!」林少荣几乎了一声「姐姐,不要啊。不要这样……」天狐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不要?还是说已经迫不及待了?女忍剩下的招数,你还没有试过吧?怎样,想不想要试试?如果像的话,就跪下来,将我的鞋子舔干净吧!」说着天狐将林少荣丢在了地上,林少荣急忙爬起来跪在天狐的脚下,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天狐,其实天狐说的没错,自己是非常渴望被铃木杏里玩弄的,当年短暂的时光,让林少荣爱上了女忍的手段,现在听到天狐要用自己没体会过的手段来玩弄自己,脸上顿时露出了渴望的神情,也不管天狐的鞋子是不是干净,像是小狗一样,爬到了天狐的脚下,伸出舌头就开始天狐的玉足……

  此刻天狐穿着的还是那种忍者通用的鞋子,自己的脚趾可以从鞋子的前边露出来,此刻的天狐脚趾甲上边涂着黑紫色的指甲油,看起来妖异的很,而林少荣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被天狐的玉足吸引了,舌头也不由自主的往脚尖的位置舔去,天狐自然是看到了林少荣的样子,嘴角露出了冷笑,在林少荣马上要舔到自己脚尖的时候,天狐的玉足猛的往前一顶……

  「呜呜……」林少荣发出了一声呻吟,原来天狐趁着林少荣张嘴的时候直接将自己的脚尖塞进了了林少荣的嘴里「呵呵,真好,小弟弟,你的嘴里还是这么的暖和,姐姐都有点怀念呢……」林少荣忽然愣了一下,不过天狐随后的命令让林少荣没办法继续思考了「小弟弟,别愣着了,用自己的舌头开始清理姐姐的脚尖吧……」听到天狐的命令,林少荣用自己的嘴巴裹住了天狐的足尖,开始用自己的舌头清理天狐的脚趾……

  看着乖乖清理足尖的林少荣,天狐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呵,小弟弟真乖呢,姐姐真是越来越爱你了,让姐姐给你来加点料吧……」说着天狐张开了嘴巴,一团口水缓缓的冲天狐的嘴里坠下,本来透明的液体在半空中竟然缓缓的变成了粉色,落到天狐的玉足上边,顺着天狐的脚背,缓缓的流向了林少荣的嘴边「来,小弟弟,不要客气,尝尝姐姐我特别给你准别的饮料吧……」林少荣不疑有他张开嘴巴,顺着口水流过的痕迹,将那滴粉红色的口水喝到的嘴里……
  「啊……」等到口水进入道体内,林少荣先是痛苦的呻吟了一下,捂着自己的喉咙倒在在地上。不过虽然林少荣感觉喉咙里边火辣辣的,不过身体却好想有火在烧一样,好想变得比平时更加的敏感了,尤其是乳头下体等敏感部位,现在好想有很多的蚂蚁再爬一样……

  天狐冷眼看着倒在地上,身体极度燥热的林少荣,嘴角露出了冷笑「呵呵,小弟弟,看来你很难受呀,下面放姐姐我来帮你解脱吧……」说着天狐打了一个响指,凤曼的身影缓缓的从雾气中浮现了出来,林少荣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急忙想要挣脱,可是凤曼冷笑了一声「这时候还想要挣扎不觉得过迟了吗?」随后之间林少荣身上储物空间闪烁了一下「幻菱纱?丝欲束缚!」一条轻纱冲林少荣的储物空间飞了出来,随后变成在林少荣的身体上绕了一圈,等到光芒消失,林少荣身体已经被一条丝巾紧紧的包谷起来了,看起来严丝合缝一点缝隙都没有,林少荣就这样被束缚在了丝巾之中……凤曼迈着迷人的步伐来到了林少荣的身边「呵呵,林少主你真的当我的东西那么好拿的?如果我没猜错,你可是用妾身穿过的这件幻菱纱自慰过了吧?呵呵,果然是小贱的贱狗!」

  「呜呜……呜呜!!」林少荣此刻被紧紧的束缚,连带嘴里塞着的是刚才穿在铃木杏里的脚上的忍者鞋,林少荣用悲切的眼神看着天狐,好想在询问为什么要和凤曼联手,天狐的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神色,随后身体雾气升腾,等到消散的时候林少荣终于是恍然大悟,原来铃木杏里竟然是天狐假扮的……凤曼用自己的手指在林少荣的身体上来回的玩弄「呵呵,林少住还真是让我费尽了心思了,不过你还是落在了我的手上,下边就让我和天狐仙子好好的炮制炮制你吧,哈哈,想必林少主很期待吧?哈哈哈哈哈!」

  在凤曼调戏林少荣的时候,天狐已经来到了林少荣的背后,尾巴飘动,将林少荣的身体用尾巴束缚在了半空之中,四肢和脖子上边各有一条尾巴舒服着,凤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在包裹着林少荣的丝巾上滑动,随后在林少荣的重点部位点了一下啊,林少荣的乳头下体菊花等这些敏感部位就呈现在了天狐和凤曼的面前「呵呵,真是可口的肉体呢……」凤曼脸上带着笑意。将脸颊凑近了林少荣发下体,用力的闻了一下「呵呵,这里有大量的精元呢,真是让妾身欲罢不能呢……」

  「呵呵,凤曼仙子不用着急,已经落入手中的猎物断然没有让他逃跑的道理……」天狐嘴角带着自信的笑容,手掌在林少荣的嘴角一滑,之间那双塞进林少荣嘴里的忍者鞋竟然开始融化,最后变成了粉色的液体流进了林少荣的肚子里边……

  「呵呵,林少主,这可是我们天狐一族的体液,想必你现在已经感受到它的妙用了吧?哈哈哈哈」看到体液落入林少荣的体内,天狐嚣张的大笑起来,而林少荣已经顾不上这些了,随着天狐体液的摄入,自己的欲望飞速的累计,肉棒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勃起,早就等在一边的凤曼自然是不会放过机会,手指伸到自己嘴里用自己的口水,等到抽出来的时候,凤曼的指甲已经变成了黒紫色的了「极乐六式?蛛手!」随着凤曼的一声冷喝,指甲已经变得狭长了,凤曼将自己的指甲毫不留情的插进了林少荣的肉棒之中。马眼在指甲的插入下已经被撑的很大了,凤曼嘴角带着冷笑「呵呵,林少主,我这极乐六式的滋味如何呀?」林少荣额头留着冷汗,闭嘴不答,凤曼另外一直手掌也来到了林少荣的肉棒附近,伸出自己的指甲,开始用自己尖锐的指甲刮着林少荣的龟头……

  「啊!」虽然林少荣极力的忍耐,可是作为极乐山的掌门,手段自然是十分的高潮,不说是,林少荣在凤曼的玩弄下已经开始呻吟了,肉棒也开始往外伸出一些晶莹的前列腺液……天狐也没有闲着,在凤曼玩弄林少荣前边的时候,天狐的尾巴已经悄悄的来到了林少荣的菊花附近。林少荣的注意力全部被凤曼吸引了,天狐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意,随后尾巴开始变化,变成了一个阳具一样的东西,在天狐的冷笑中,猛的捅了进去……

  「啊啊!!」林少荣身体痉挛的惨叫了一声,同时身体往前一顶,而凤曼的指甲此刻正插在林少荣的肉棒这种,林少荣这下一顶,等于将自己的脆弱部分送到了凤曼的嘴巴,凤曼眼神一闪,冷喝一声「极乐六式改?摄精蛛手!」之间凤曼的指甲发生了改变,不再是正常的指甲,而是变成了吸管一样的东西,而林少荣的挺动,让凤曼的手指深深的插进了他的体内,随后插进林少荣体内的指甲发出了巨大的吸力,直接从体内开始摄取林少荣的元精……

  「你!」林少荣刚刚惊呼了一声,忽然发现插在自己菊花里边的尾巴也开始蠕动,好想有生命一样,来到了自己的前列腺的位置,随后尾巴前端好想裂开了一样,伸出一条舌头一样,开始舔食着自己的射精开关……

  前后都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加行本来身体就处在极度敏感的时期,林少荣在也忍耐不住,身体开始剧烈的痉挛,精液像是喷泉一样开始四处飞溅,就算凤曼加大了蛛手的吸精力度,可是在天狐尾巴按摩前列腺的配合下依然无法将多余的精液吸收,林少荣被裹在丝巾之中,身体胡乱的颤抖,精液在身体摆动之下四处飞溅,而两位美女则脸上带着冷笑,用尽了十八般招数来榨取林少荣的精元,随着苦修的精元混合着精液射出,林少荣的气息开始变弱,反观凤曼的和天狐两人则显得更加的明艳动人,而裹着林少荣的丝巾也开始发力,软软的滑动,刺激着林少荣的身体,同时上边开始散发出凤曼那醉人的体香,此刻的林少荣精神正处在衰弱的时候,闻到凤曼的体香,顿时神经一震,稍微有点精神了,可是,林少荣不知道,凤曼的体香已经深入到了骨髓,以后只要他闻到凤曼的体香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发情……

  凤曼插进林少荣肉棒中的指甲,此刻黑紫色的光芒一下一下的闪动,每一次闪动都代表着林少荣精液被吸出来一次,凤曼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神色「呵呵,真是美味的精液,有了你的精元,我的实力又可以精进一步了……」

  天狐幽幽的声音传来「呵呵,既然凤曼仙子得了着废物的精元,那么,他的肉体妾身就不客气了……」凤曼和天狐相视一笑,已经开始瓜分林少荣了,显然他们认为此刻的林少荣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

  此刻的林少荣,双眼迷离,脸上带着呆滞的笑容,用力的吮吸着着凤曼丝巾上边的体香,显然已经是失去了神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