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勇者禁录】(48)作者:勇者
【勇者禁录】(48)作者:勇者
 字数:11824


   第四十八章西莉娅(二)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笼罩着大地,时间在眨眼间仿佛就已悄然流逝,坎多 国的夜灯也如往常般闪烁迷离,华丽的阿佛瑞宅邸内,佣人们也在忙碌着各自的 事情。

   二楼右手边的房间此时外挂着一个牌子,上面用工整的人类语和精灵语写着 严禁打扰四个字,房间内的大床边,一名老者坐在那紧闭着双眼,胯下正有一名 粉色长发的精灵少女,用自己的小嘴不断吞吃着老者的肉屌,旁边另一个中年男 人只是默不作声的坐在那看着,就像那是他的工作一般。

   『喔…公主大人…老夫好舒服…』

   『唔…唔…』

   西莉娅抱怨的呜咽了两声,似乎在抱怨安东尼伯伯总是无视自己的要求,不 断将这令人感到羞耻的台词说出来,但即使不说,也无法改变自己正在为伯伯口 交的事实。

   今天一天的调查并没有得到更多的证据,当晚晚饭后大多数人都回到了安排 好的房屋里休息,现场只有那八位臣民和留下打扫的厨娘,而在询问了几名卫兵 后,得到的答案也都和审判长当时告诉她的相同,他们甚至采集了臣民的精液与 案发地点的精液做分析,结果也都指向了自己的臣民,难道自己真的信错了人?
   口中的肉棒越发的滚烫,不间断分泌的精液混合着自己的唾液,弥漫在整个 口腔中,让她浑身燥热难耐,有了昨晚的第一次失败经验后,今晚的西莉娅决定 直接速战速决,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臣民们,但西莉娅心中还是觉得有一些疑 点存在,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再一天就会发现的。

   安东尼的大手轻抚着西莉娅的秀发,柔顺的触感让他的大手紧紧的贴附在上 边,秀美的脸颊上笼罩着一抹绯红,紧闭的秀目时不时的会瞄起偷偷看向他,而 那粉嫩的小嘴则将自己苍白的肉棒来回吞吐着,奋力的榨取着自己污浊的精华。
   『喔…舌头…好会舔…』

   换气时自然抬起的舌头,不小心舔到了那硕大的龟头,却意外得到了安东尼 伯伯令人羞耻的评价,一股微麻的电流竟从自己的下体划过,这让西莉娅觉得更 加燥热,而今晚的伯伯比昨晚还要持久,数百下的吞吐后却只换来了更加坚挺火 热的鸡巴。

   『…唔…哈…』

   嘴唇都已发麻的西莉娅最终吐出了肉棒,此时变得滑腻透亮的大鸡巴昂首着 挺在那,丝毫没有想要缴械的意思,看着自己的口水和一些白浊交混在一起,顺 着肉茎的青筋滴流到伯伯那充满褶皱的睾丸上,西莉娅一时搞不清自己究竟在干 什么。

   『公主大人,不要停,一旦停下来时间会拖得更久的』

   『我的嘴好酸…伯伯今天…好久』

   『老夫对不起公主大人,要不,您用您的胸部…』

   西莉娅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下自己解开的上衣,有些羞耻但疑惑的问道。
   『要怎么做?』

   『就是…额…用您的双乳…这个…怎么形容呢…失礼了』

   安东尼说着,便将公主向自己拉了一些,接着双手向下抓到了公主双乳的两 侧,同时挺起自己的大鸡巴顺着胸衣的下沿捅进了双峰之间,这一下搞得西莉娅 一声娇喘,而安东尼则忍不住的挺动起自己的腰肢,操起了精灵公主的大奶子。
   西莉娅的双乳虽然只有C 罩,但加上胸衣的束缚刚好可以完全裹住国师的大 肉屌,柔软的乳肉仿佛形成了一条天然的淫沟,仿佛不断渴望着肉根的肏弄,安 东尼双手一边揉捏着公主的嫩乳,一边不断的加速着自己的抽插,好像这个乳沟 就是公主尊贵的小穴般奋力肏干,少量分泌的精液在公主乳峰间逐渐化作润滑的 淫汁,随着抽插发出泥噗叽噗叽的摩擦声。

   『好软…好舒服…』

   『伯伯…不要说…』

   西莉娅羞涩的将脸别向一侧,但随着伯伯的猛力抽插,她的身体也在跟着不 断晃动,双手只能紧紧的抓着安东尼的大腿,火热淫靡的热气在自己的颈下不断 形成散发,这都是为了臣民,对,这都是为了审判的延期,西莉娅不断地说服着 自己,尽管如此她还是察觉到自己的小穴深处,正有一股暖流在悄然流动。
   『喔,抱歉,公主大人…老夫的体力已经不行了…』

   安东尼在操弄了一阵后,终于遭不住的还是停了下来,此时西莉娅已经被肏 的满脸潮红、气喘吁吁,她试着深呼了口气,故作淡定的说道。

   『那…让我来吧…』

   听她这么说,安东尼原本半抬的屁股完全坐回了床上,结果身体一个不稳整 个躺到了床上,但随着西莉娅的一声娇呼连忙坐起来查看,原来自己的肉棒竟将 已经被肏的褶皱不堪的胸衣扯了下来,露出了那对雪白圆乳和上面的两粒粉红樱 桃。

   『好美…公主大人的玉乳』

   『伯伯…』

   『就像我刚才那样夹住吧,西莉娅,我觉得我这次可以射出来了』

   『…嗯…』

   听到快结束了,西莉娅只好娇羞的点了点头,双手学着伯伯刚刚的样子将自 己的奶子推到一起,同时包住了那淫光闪烁的苍白肉屌,并开始上下推送起来。
   两人忘情的摩擦着对方,几乎忘记了旁边阿佛瑞的存在,他坐在那只是静静 的看着,但依旧可以察觉那略微隆起的异样,他的目光中也闪烁着无法掩饰的贪 婪,在他的想象中,此刻他正抱着这淫乱公主的雪白丰臀,用自己的黝黑大屌不 断狂肏她的淫乱骚屄,而她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吟噎,因为喉咙中含着的是自己 国师的精灵大鸡巴。

   西莉娅不断上下推送着自己的嫩乳,两粒粉樱被伯伯胯下的杂乱卷毛不断撩 拨着,那奇特的瘙痒感让整个胸膛都热了起来,双手也不自觉的用力的抓捏着自 己的双峰,轻轻扭动的腰肢开始无法掩饰下体传来的空虚。

   下体突然传来的一次摩擦,让西莉娅整个脑袋猛地嗡嗡作响,安东尼那不安 稳的脚背轻轻的划过了自己的臀部,西莉娅先抬头看了看安东尼的表情,国师只 是淡淡的眯着眼,脸上露着一副舒爽的神情,接着她转头看向阿佛瑞,却正好和 他四目相对,那眼神中的贪婪仿佛要将她整个吞下,羞得她连忙低下了头,似乎 因为裙子的原因,他没有察觉到伯伯的举动。

   安东尼的脚背在片刻之后再次不老实的抬了起来,起初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触 碰着一侧的臀肉,但看着西莉娅仍旧老老实实搓揉着奶子为自己乳交,安东尼大 着胆子索性用脚背在公主光滑的大腿上磨蹭起来,粗糙的脚面来回滑动感受着那 细嫩紧致的皮肤触感,最后脚趾竟越发大胆的探向大腿根部。

   察觉到安东尼越来越大胆的举动,西莉娅浑身犹如无数电流穿梭而过,此刻 伯伯的脚趾已经触碰到了自己内裤的边缘,原本蹲着的她惊慌的坐了下去,这一 下坐却忽视了胸前的高度,肉棒噗的一声冲出了乳沟的包裹,泥泞的精斑伴随着 火热的阳物啪的一声打在了西莉娅的脸上,在那美丽的脸庞上留下一条污浊的精 痕,更糟糕的是这一坐下,却正好坐到了安东尼的脚上。

   西莉娅此时切实感受到了安东尼脚背,正紧紧的压迫着自己单薄的内裤,自 己那早已溢出的淫汁也一定被伯伯所察觉,羞耻加上那压抑的兴奋让她忍不住樱 唇微启,呼出了一声淫乱的娇喘,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时西莉娅惊慌的做了一个更 蠢的举动,就是用眼前的那根肉屌堵住了自己的小嘴。

   坐在一旁的阿佛瑞也因为这声娇喘回过神来,刚刚他还在脑中幻想着这位精 灵公主,正被三名士兵剥去衣物,在她的骚穴、粉菊和口腔里肆意狂肏,此时回 过神来却看到她十指正抓揉着自己的白嫩双乳,檀口吞食着自己国师的肉屌,同 时下体正微微的颤抖着,显然是口交让她发了情。

   安东尼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刺激的打了个机灵,脚部传来的湿热显然是公主的 淫汁,主动的口活让他更加意外,他兴奋的双手抱住公主的头部,抬起屁股就大 力的挺动起来,口中高呼着。

   『公主大人!老夫要来了!』

   『唔!唔!』

   或许是因为操弄的力度太大,西莉娅吃痛的拍击着安东尼的大腿,但此时正 在顶点的他又怎么会管这些,手中环抱的无非是一个任由自己灌浆的蜜壶,他高 吼着颤抖着下体,让浑浊浓厚的精虫大军噗噗的冲进公主大人的口腔,而这次的 数量是如此的之多,以至于那白浊汁液喷涌溢出,最终滴落到了她的那对雪白大 奶子上。

   『呼…』

   射精后的安东尼再次乏力的坐回了床上,看着眼前满脸精斑,秀目微皱的高 贵公主,竟升起来一股成就感,西莉娅干咳了几声,将精液再次吐到了手上,这 次两人都没有说话,旁边的阿佛瑞主动开口说道。

   『西莉娅公主辛苦了,我会通知审判长您已付出了明天的代价,希望您能早 点找到有用的线索』

   此时西莉娅的内心五味杂陈,刚刚的一切显然已经超过了单纯的任务,自己 和伯伯都在过程中产生了令人羞耻的感觉,自己这是怎么了,如果明天还找不到 线索该怎么办?不,明天一定会找到的,明天必须找到。

   『砰砰砰』

   就在这时,房间的房门被敲响了,西莉娅吓得连忙爬了起来,却忘了自己还 暴露着双乳,迎面看来的阿佛瑞让她脸上又是一阵燥热,雪白的奶子再次在男人 的面前毫无遮拦的敞开着,当她抬手试图要去系上结扣时,却将刚刚吐在手上的 精液甩了自己一胸。

   『我帮您』

   安东尼此时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衣物,连忙帮西莉娅去清洁胸前的污浊,他 的大手一把抓到了那精灵白奶上,用力一抹将附着的精液甩到了地板上,整个过 程是如此的自然,仿佛与这具肉体有着再亲密不过的关系。

   『砰砰砰』

   房门再次被敲响,外面的人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谁?』

   阿佛瑞问道。

   『国师大人,有急事告知』

   一位年轻卫兵略带急促的声音,阿佛瑞看了眼已经在慌忙中整理好衣物的西 莉娅,走上前去打开了房门,门外的年轻卫兵刚要开口,却突然发现房间里还有 其他人在,连忙又闭上了嘴吧,并不安的看着阿佛瑞国师,阿佛瑞自然知道他的 意思,于是侧耳过去,两人站在门口低声细语着。

   卫兵一边说着,一边还时不时的瞟向西莉娅,这让她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自 己那里没有整理好,或是他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阿佛瑞在听过之后,陷入了 短暂的沉思,对卫兵说道。

   『我知道了,你去通知凯,让他去我的书房找我』

   『是』

   接到命令后卫兵便关门离开了,阿佛瑞转过身来,看了看有些不自在的西莉 娅和安东尼,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恐怕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什么?』

   安东尼问道。

   『好消息是,西莉娅公主已经不用再做担保者了』

   『真的?他们找到证据了吗?』

   听到不用再做担保者,西莉娅激动的问道。

   『这…恐怕就是坏消息的部分了…您的那几位臣民,似乎越狱了』

   『什么!?』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大致我已经了解,据说是有外人协助了这次 越狱的行动,具体情况要等狮部的副首领来汇报了』

   突然传来的噩耗让西莉娅一下子陷入了混乱之中,这几位臣民入狱的消息她 并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有海伦、克丽丝和国师三个人知道,海伦和克丽丝又肯定 在看护着姐姐,那又有谁会去劫狱呢?况且事情还在调查之中,这样一来岂不是 默认自己的犯罪事实了?

   『既然如此我就先行告退了,一旦有新的进展我会及时通知你们,但因为越 狱的事件,您臣民所居住的玫瑰区可能会暂时封锁,为了排查他们可能躲藏的地 点,有什么不便之处还请通知各位臣民多多谅解』

   阿佛瑞说完后,便开门走出了房间,西莉娅愣愣的站在那,思维仿佛被一根 棍子搅成了一团浆糊,她试着镇定下来,转身对安东尼说。

   『自从我们来到坎多国,就好像被卷进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巨大漩涡,先是杰 西卡她们不告而别,再加上臣民不合理的罪名,现在又出现了越狱的情况,这一 切都不像是我们的臣民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公主大人…或许我们的臣民已经不再是宇拉国还在时的样子了,他们在这 期间也都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事到如今,有件事我不得不告 诉您了』

   『?』

   『您还记得和我们同行的人类女人吗?』

   『您是说安娜?』

   『对,杰西卡当时怕您担心,所以只向我报告了这件事』

   『什么事?』

   『在与我们同行期间,她多次遭到我们其中几名臣民的侵犯…杰西卡已经私 下处置了那几位臣民』

   『怎么会这样?都没有一个人告诉我』

   『这件事也只有我和杰西卡知道,我们只是不想让您担心,现在看来,您似 乎有些太相信他们了』

   『但是…我都没能好好的向安娜道歉』

   又是一阵沉默,越发失落的西莉娅变得更加混乱了,难道自己的臣民真的能 做出这些事情?那些曾经淳朴善良的臣民们?虽然还是无法相信,但安东尼刚刚 告诉她的事实则更让她无法接受,或许事实真的只是自己无法接受的那样,她纠 结的看向安东尼,却发现他的视线正停留在自己的胸脯上,不禁脸上一红转过身 去。

   『事情发展成这样,我必须亲自去跟其他臣民们解释一下了』

   『老夫陪您一起』

   『不用了,我会让克丽丝陪我一起去,虽然可能像伯伯说的那样,但我还是 隐约觉得有什么事情在发生着,所以伯伯还是留在这和海伦一起保护姐姐,同时 也方便了解一下事情最新的进展』

   『老夫明白了』

   出了阿佛瑞的宅邸,天色已经变得相当的昏暗,今晚的云层格外的浓厚,几 乎遮住了所有的天光,一名身穿狮袍队服的中年男子刚好也骑马抵达这里,她见 过他,在当晚的晚宴上站在里昂身旁的男人,显然就是阿佛瑞刚刚提到过的狮部 副首领,他看到西莉娅只是和善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做停留便下马直接走进了 宅邸里面。

   当克丽丝陪同西莉娅来到玫瑰区时,这里的卫兵已经明显的多了起来,一些 臣民正在疑惑的询问着士兵各种原因,之前虽然也有通知他们短期尽量不要外出 走动,但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软禁,当他们看到公主的马车缓缓驶进园区,都匆 忙围了上来。

   在简短的解释后,臣民们却反而变得吵杂与不安,一些人甚至大声的喊。
   『犯下罪行的又不是我们!为什么不让我们外出!』

   『一定是他们陷害我们!』

   『我们是囚犯吗!』

   臣民们的激烈反应出乎西莉娅的意料,一些起初沉默的人听到这些话后也跟 着吆喝起来,这让西莉娅越发的难堪,坎多国的卫兵们则都事不关己的站在那看 着热闹,仿佛在嘲笑着她一般,当然这本身就不关他们的事,想到这西莉娅连忙 镇定了下来,自己刚刚显然也因为这些激进的言论而变得动摇,但她不可以,她 是他们的公主和支柱,此刻她必须坚强。

   当臣民们发现公主一直一言不发的站在那时,都慢慢安静了下来,毕竟一味 的乱吼乱叫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我知道大家很不安,也无法理解此时的状况,昨天我让海伦在这里调查的 就是这件事,原本我以为可以把这件事合理的解决掉,却没想到今晚得到了有人 协助他们越狱的消息』

   『我和大家一样不相信他们能做出这种事,但首先我们必须找到他们才能当 面对证不是吗,所以坎多国增派的卫兵是为了更快的找到他们,也希望大家能够 在短期内配合一下,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能得到合理的解决』

   听到公主这么说,臣民们总算没有再像刚刚那样喧哗,反而都开始信服的点 着头。

   『我相信公主大人』

   『嗯,我也是,公主大人一定可以替我们宇拉臣民讨回公道』

   『没错!』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但有时候群众也是盲目的,在这一刻,西莉娅隐约意 识到了语言的力量,如果自己无法让自己的臣民们信服,即使有再多的资助,恐 怕最终也会成为一盘散沙。

   为了安抚民心,西莉娅晚上就住在了最开始分给她们的屋里,一夜倒是相安 无事,但西莉娅却没怎么睡好,太多的担忧让她彻夜难眠,好在第二天臣民们已 经变得冷静了许多,坎多国方面同样为了安抚他们送来了丰盛的食物,为了让他 们明白自己并非囚犯而是客人,西莉娅也仔细的观察着臣民们的反应,但似乎都 没什么异常,如果越狱的八人没有来过,他们又都去了哪呢?

   然而在飞逝的时间面前,西莉娅并没有得到太多的线索,她询问了大多数臣 民,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晚餐厅到底发生了什么,旅途的疲惫让大多数人选择了 回屋休息,即使真像伯伯说的那样,又有什么人会当着自己8 岁的孩子做出强奸 这种事情呢?

   到下午时刻,西莉娅几乎亲自询问过了所有的人,但得到的线索也都只是那 几位臣民朴实的生活作风,而这些细节却无法作为实际的证据,为了了解事情的 进展,西莉娅在稍晚的时候再次来到阿佛瑞的宅邸,至少这一次,她不用再带着 那羞耻的感觉。

   当她推开安东尼的房门时,他已经等在了里面,房间里还夹杂着一股前两晚 所没有闻过的淡淡香气,给人一种放松温和的感觉,但安东尼此时脸上的表情却 是与之相反的阴沉,并带着一丝烦躁,看到西莉亚进来时慌忙站了起来。

   『公主大人,您来了』

   『伯伯,没有外人的时候还是叫我西莉娅就好了』

   『嗯…老夫心中有愧,不配再叫公主的名字』

   西莉娅知道安东尼所说的是前两晚的事情,脸上还是微微发烫。

   『事情本来就是我来拜托的伯伯,伯伯不要责备自己,现在那件事情已经过 去了,我们不要再提,现在还有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嗯…那件事恐怕对我们…也很不利』

   『怎么了?』

   『越狱发生在昨天下午,被击昏的几名卫兵在醒来后做了报告,说是昨天下 午有三名女人去探视牢房,在无法对上身份信息后便袭击了他们』

   『三名女人?』

   『恩…三名精灵女人,而他们所描述的外貌特征和攻击方式来看…恐怕是杰 西卡她们』

   『杰西卡!怎么会?她不是去了宇拉旧址哪?』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从他们的描述来看,分明是她们没错』

   『如果真的是杰西卡她们,那之前的说法就有问题,他们之中总有人说了谎 话,而且不管哪个说法,我都无法相信杰西卡会在不知会我的情况下做出那种决 定,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是被别人设计了』

   因为阿佛瑞是安东尼老友的原因,西莉娅也不好直接质疑他,但从一开始杰 西卡的失踪、到审判所的事情、到现在越狱的情况,都是有他在参与,加上卡瑞 特王重病到了根本无法治理国家的程度,越这样想,西莉娅就越觉得有些害怕。
   『公主大…西莉娅的意思是…』

   『实不相瞒,伯伯,其实我从一开始就觉得阿佛瑞国师对我有所隐瞒』
   『阿佛瑞他…他虽然有很多自己的计划,但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如果他想加 害于我们,在我们进城时就可以将我们一举拿下,又何必这样大费周章呢』
   是啊,虽然所有的线索都让她觉得阿佛瑞并不可信,但如此大费周章的意义 又在哪里?无尽的问题环绕在她的脑中,不禁眼前突然一花,踉跄的摔坐到了地 板上。

   『西莉娅!』

   安东尼连忙过来将她扶到了床上坐下,直到她慢慢恢复了视力。

   『您怎么了?』

   『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

   『您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宇拉国臣民的未来都寄托在我的身上,这一点压力我必须承受的住』
   『西莉娅…公主』

   安东尼扶在公主腰上的手迟迟没有放下,那隔着精致白裙里的紧实肉感让他 不禁想起了前两晚的疯狂,就在公主试图再次说没事的时候,他却突然低头亲到 了那张粉嫩的嘴唇上。

   『唔…』

   一瞬间的接触让西莉娅猛地向后一躲,她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 安东尼,慌张的说道。

   『伯伯!你干什么』

   『老…老夫也不知道…老夫情不自禁就…』

   『伯伯,你不能再这样了』

   『可…可您前两晚都不嫌弃老夫的…肉棒』

   『伯伯!您不要再说下去了!前两晚是为了给臣民们延期审判,您知道的不 是吗?』

   『可…老夫的身体…似乎被公主唤醒了,老夫已经有很多年,很多年没有感 受过那种快感了』

   『伯伯,那是被逼的,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您说好会忘记那件事的』
   『老夫会的,再一次,就一次,最后一次!只要最后一次老夫可以立刻以死 谢罪』

   『不…』

   西莉娅挣扎着,却只让安东尼的双手变得更加用力,他的大手开始在她的身 上胡乱摸索着,就像一个瞎子在努力寻找自己掉到地上的金子,西莉娅越发觉得 自己的力量在不断流失,那股香气让她浑身无力,并且隐约觉得身体开始有些发 烫。

   『香…这个香气…』

   『香…恩…公主的香气』

   安东尼意乱情迷的答应着,鼻子开始在公主的脖颈间摩挲吸闻,像极了一只 发情的公狗在追寻母狗身上特有的骚气,一只手摸向了西莉娅光滑的大腿,紧实 白嫩的精灵嫩肤让他受用匪浅,裤子里的肉棒早已硬的像个铁棍,隔着衣料顶在 公主平坦的小腹上。

   『不…伯伯…我是说…这个香气…从哪里…放开我先…』

   『我…不知道…中午时…阿佛瑞老弟…派人…送来的…公主喜欢吗』

   西莉娅此时被整个压在了床上,无论怎样也动弹不得,而安东尼这时仿佛被 别人附身一般,根本听不进自己说什么,一手将她的双手压过头顶,一手此时已 经撕破了她的裙子边缘,不断的抓捏着她的丰腴大腿,大嘴一直在追逐着自己闪 避的粉唇。

   『伯伯…你冷静点…是这个香味…在作怪』

   『不…我好难过…我感觉到下体要爆炸一样…最后一次…就让老夫…』
   『停下来啊…伯伯…唔!』

   大嘴终于还是抓到了那四处躲闪的粉嫩,香甜的玉唇立刻被彻底封死,还没 等西莉娅闭紧牙关,那滑腻的舌头已经凶猛冲入,带着无数粘滑的唾液,一波一 波的向她的口腔深处灌输。

   『唔…唔…』

   年轻美丽的精灵公主无论如何的挣扎,却依旧无法抵住自己老国师的肆意玩 弄,肥腻的大舌品尝着她的口内琼汁玉液,将那无力的粉舌撩拨纠缠,时而大力 吸入自己的嘴里反复吸吮唑咂,似乎想将两条肉蛇融为一体,交融的唾液在两人 连通的口盆进进出出,直到泛滥溢出。

   『伯…唔…伯…停…下…唔唔…』

   急促的强吻让西莉娅几乎要昏厥过去,而随着香气的弥漫,她的身体也越发 的燥热不堪,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也会像伯伯那样丢失意识,她要想办法阻止这一 切,但安东尼显然不这样想,在长时间的唾液交换后,他终于抬起头来,紧接着 如同狂风暴雨般的顺着西莉娅的脖颈亲吻下去。

   『伯伯…停…停下来…我答应你…我帮你弄出来』

   小嘴总算获得了自由的西莉娅,也不管口里注满了粘稠的唾液,一口吞了下 去连忙喊道。

   『真…真的吗…西莉娅肯为老夫…吸出来』

   听到西莉娅肯为他口交,安东尼的理智似乎恢复了一点点,但大手却不忘记 不断揉捏着这身高贵的胴体,此时西莉娅的裙子已经被高高的推到腰部,露出了 内裤洁白的一角,令人越发的想一探究竟。

   『嗯…我答应您…您先放我起来』

   看到安东尼国师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西莉娅觉得自己总算抓到了一根救命 的稻草,她要尽快找到香气的来源,即使没有成功,再为伯伯口交一次也好过失 身于他,不然等他完全清醒过来时,后果只会变得更糟。

   虽然安东尼理智上答应了下来,但身体却依旧不舍得放开身下的娇躯,他不 断的用自己裤裆里的肉屌,磨蹭着西莉娅双腿间的缝隙,似乎想隔着这几层布料 直接一捣黄龙,让自己的子孙注满公主大人的蜜壶,西莉娅也察觉到了他身体的 无法自控,只好学做妩媚的口吻说道。

   『相信我…我…想要吸…伯伯的…肉棒…』

   『喔…西莉娅…』

   被这句话刺激的安东尼打了个激灵,不舍的放开了西莉娅,并用手搓了搓自 己裤裆上的帐篷,期待的看着西莉娅。

   『伯伯…可以先把这个香味去掉吗?这个味道闻得我好难受…』

   『香?香味?』

   安东尼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书桌上点燃的烛台,大步走过去拿起便从窗户扔了 出去,迫不急的说。

   『快…快…我下面感觉…要炸开了…』

   『嗯…』

   西莉娅决定尽量拖延时间,等香气逐渐散去,伯伯就会慢慢完全恢复,此时 她第三次蹲到了安东尼的胯前,双手拽住伯伯的裤子便褪了下去,此刻却被眼前 的景象吓了一跳,原本苍白的肉棒此时青筋暴露、通红无比,尺寸也比昨日足足 大了一圈,硕大的龟头此刻看起来更是凶神恶煞,正不断分泌着粘稠的白浊。
   西莉娅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张开自己的小嘴,正准备去适应这全新的可怕 尺寸,安东尼的一只手却突然扶住了她的后脑,另一只手扶起自己的强化大屌就 捅进了公主的檀香小口,也不待西莉娅反应过来,双手抱住她的脑袋就开始大肏 特肏,哪怕是再老练的妓女恐怕也没遇到这样的猛干。

   扑哧扑哧的肏干声让西莉娅的白眼都翻了起来,如果昔日宇拉国的臣民看到 他们原本高贵的公主,此刻竟被口爆的白眼外翻,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安东尼等 这一刻似乎等了太久,他忘记了自己年龄一般的疯狂挺胯,任由自己的小腹一下 下的撞击到公主大人的脸颊,啪啪的拍击声见证着自己肉棒的全根进入,大龟头 一次次的直冲公主的喉咙深处。

   西莉娅没有预测到香气带来的改变竟如此疯狂,此时小粉脸已被撞得通红且 麻木,滚烫的大龟头每次都能强行挤进自己的喉咙,而每次抽出自己还没来得及 恶心,下一次冲击便立刻迎面而来,并在自己的喉咙深处留下那粘稠的精液。
   『唔…唔…唔…』

   『西莉娅…喔…好会吸…要被你榨干了…喔…』

   疯狂的口爆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一般,此时西莉娅被操干的无力的依靠在床沿 边上,双手死死的抓着安东尼的衣摆,喉咙里的肉棒似乎正在进行着一次类似射 精的喷浆,因为安东尼显然毫无察觉,仍旧不断的抽抽插插,直到喷浆完全停止 时,他的速度才开始逐渐减缓,而西莉娅也要窒息过去,此时从她的鼻腔内也溢 出了粘稠的白浊。

   呼吸的困难让西莉娅逐渐失去了意识,朦胧之间,她感觉到一张大嘴正在猛 烈吸食着自己的乳房,滑腻的口水顺着自己的乳峰流汇到身体的各处,一只干枯 的手掌此时也裹在自己的内裤之中,一根手指也挤开了自己蜜穴的肉瓣,正扣挖 着里面四溢的爱液。

   『不…伯伯…不…』

   西莉娅从喉咙无力的挤出几个字,一股浓稠的精水随着自己的剧烈的咳嗽喷 涌而出,换来了一口救命的氧气,安东尼抬起头来看着她,眼神中竟带着一丝内 疚。

   『公主…你醒了…』

   『伯…伯伯…你清醒过来了吗…』

   『嗯…我…』

   『求求您…停下吧』

   『可…可是我的下面…还是好痛苦…就像我之前说的…就这一次,让老夫再 感受一次男人的快乐,老夫定会以死谢罪』

   『不…伯伯…那不是你…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

   『就让老夫进去一次…不行吗?』

   『不!绝对不可以!伯伯,你不能那样做』

   『可…』

   安东尼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缓和,却依旧肿胀异常的肉棒,内心似乎还在做 着剧烈的挣扎,他的一只手抓着公主的那嫩白奶子轻轻揉捏着,似乎是在催促着 他赶快肏死身下这个精灵小婊子,但他的表情却十分纠结,而西莉娅也一动不敢 动,她怕自己此刻的反抗反而会激起安东尼的兽行。

   昏迷期间的西莉娅,连身裙已被完全扯坏,雪白的肉身几乎赤裸的袒露在安 东尼的视线下,胸衣也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取而代之的是国师的手掌和晶莹的口 水,下身原本精致的内裤因为粗鲁的指奸变得歪歪扭扭,就算在安东尼思想斗争 的时候,那根手指依旧夹在那温热的蜜壶中。

   『公主大人…可以用你的双腿…夹住我的肉棒吗…那样我保证…绝对不插进 去』

   似曾相识的对话,卡瑟兰酒馆的大叔曾经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但他依旧在 那肮脏的厕所里捅进了自己的雏菊,自己后庭的第一次就被那无耻的男人霸占灌 浆,虽然只进去一个龟头,但那种痛楚与悔恨,依旧历历在目,但事到如今,自 己又能做什么呢?伯伯说到底也只不过是被设计利用的一颗棋子。

   『你发誓…这是真的是最后一次…以后无论再有何种原因…您都不会再得到 我的谅解』

   『我发誓』

   安东尼看西莉娅做出了让步,在抽出自己手指的同时,连同那褶皱的内裤一 同拽了下来。

   『你干什么!』

   『老…老夫只想看看公主美丽的宝器』

   『你…快点结束掉…』

   在西莉娅的催促下,安东尼直起身来,站在床沿边上的他双手将公主的大白 腿并拢抱住,自己的肉棒缓缓的挤进了那柔嫩的双腿之间,西莉娅娇羞的不知所 措,双手本能的抓着床单,此时的自己躺在伯伯的大床上,让伯伯抱着自己的花 白大腿抽抽插插,像极了正常的男女交媾,而伯伯那滚烫的淫舌,则贪婪的舔舐 着自己的小腿。

   一会的抽插之后,火热的肉屌已经完全适应了这大腿淫沟,不断肏干的安东 尼身体前压,用肩部抵住了那两条凌乱摆动的小腿,同时双手努力伸到前方握住 了那对白脂嫩乳,无礼的两根手指各自揉压着大白奶子上的粉红乳头,干的西莉 娅红潮满面、浪态尽显,下体更是早已淫水泛滥。

   『西莉娅的大腿…肏起来好舒服…』

   『不要说出来…快一点…结束掉这一切』

   『喔…老夫就要到了…』

   安东尼的每一次凿击,都让自己的大腿狠狠的撞上西莉娅的雪白腿根,发出 一声响亮的肉击声,泥泞的淫水因为冲击喷溅到两人的摩擦处,让撞击声也变得 越发的淫秽,从侧面开来,和真正的做爱完全没有区别,仿佛年迈的老国师此时 正抱着公主大人的丰腴白腿,让自己的滚烫肉屌在公主的骚屄里进进出出。
   压低的姿势让西莉娅也越发的不安,那根淫邪的大鸡巴越来越低,此刻每一 次的抽挺都会摩擦到自己的小穴,偶尔甚至会陷入自己的肉缝之间,几次她都以 为那根阴茎会突然冲破防线,猛肏进自己那泛滥不堪的小穴,那股迷人的香气虽 然早已褪去,但那被勾起的欲火却丝毫没有冷却,反而更加渴望着肉茎的填充。
   『老…老夫要射了…』

   『嗯…』

   听到安东尼高亢的呼喊,西莉娅用尽全身的力气夹紧双腿,虽然蜜穴深处在 不断渴望着那根肉棒,但理性仍在告诉自己,要防止卡瑟兰酒馆厕所的事情再次 发生,安东尼的双手此时则深深的陷入双奶之中,加速摆动的下肢也感觉到了公 主的意图,但轻而易举的抽出还是让西莉娅吓了一跳。

   火热的肉屌此时如同一只脱困的猛兽,蓄势待发的大龟头凶狠的盯着精灵公 主的蜜穴口,只要再一次冲击,它就可以彻底征服这公主肉壶,让自己的浓精尽 情喷洒灌浆。

   『不!伯伯!你发过誓的!』

   震惊中的西莉娅却只看到了安东尼满足的笑容,他高高抬起的屁股早已忍耐 到了极点,就在准备落下的一瞬间,房间的屋门却被突然推开,两个人影走了进 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