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亘古淫魔】(03)【作者:黑色蓝调】
【亘古淫魔】(03)【作者:黑色蓝调】
字数:65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韩左拿出了摄影机的带子,穿着一件短裤就走到了房间外的走廊上,走进私人电梯来到了三十楼,电梯门一打开就进到了工作室,现在已经接近午夜了却还有十几个人正坐在电脑前面工作着,韩左走到其中一个人身旁,将带子交给她后说:「这个是柴崎幸的影片,记得把该码掉的码掉再放上去。」

  带着眼镜穿着有些邋遢的女生拿着带子就问:「主人您不打算出售吗?」韩左摇摇头说:「不,现在就让她去接客顶多只能赚到金钱而已,等过几年她出名了之后再让她去接客,到时候能赚到的东西就不只是金钱了。」眼镜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韩左也没多说甚么,交代完之后便离开了。

  这栋大楼是韩左在东京的老巢,三十九楼以下都属於办公大楼,里面进驻着近百间韩左控股的公司企业,而三十楼是韩左卖淫集团的基地,从四十楼开始往上直到五十一楼,都是韩左准备给他未来女人的住宅,而五十二楼到五十四楼则是韩左的私人住宅,能住在里面的只有韩左最亲密的女人而已。

  目前全日本和韩左有血缘关系的后代起码也有数千万了,而在三等亲之内的后代起码也有近万,但是能和他住在一起的人,数千年来也只有五个而已,这五个分别是四千年前来到日本的魅魔「爱丽丝」

  第二个则是在三千多年前姜子牙封神结束后屠杀轩辕坟外狐狸窝时逃出来的小狐妖「苏媚」

  第三人则是韩左在古代邪马台国时代囚禁当时年仅12岁的卑弥呼,在经过数十年的奸淫凌辱,并在卑弥呼的恶毒诅咒之下怀胎三年才诞生的罪之魔女「佐贺刹娜」,以及年纪最小,在两百多年前刚出生的;韩左和佐贺刹娜所生的女儿「佐贺加奈子」

  韩左稍早就是和佐贺刹娜以及佐贺加奈子一对母女激战一场,最后则是韩左眷养的宠物,在德川幕府时代韩左与当时的将军德川家定订下协议,韩左将会约束里世界不对表示界造成影响,而他将会迎娶当时天皇的女儿「蓁子内亲王」,当时年仅17岁的蓁子内亲王在婚礼当天便从此再也没出现过了,而韩左的家里却多了一个叫蓁子的半人半妖的兔女。

  以上五人就是数千年来韩左仅有的家人了,当然数千年来韩左也遇到了各种妖怪,不过大多数都只发展到肉体关系就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了,要不然就是栖息地与韩左的习惯相差太多没有维持关系的可能。

  说到其他妖怪就不能不提到韩左的独特性了,由於是日本数千年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与人类有着良好交流的妖怪,所以韩左也充当了表示界与里世界之间的桥樑,韩左也被委託以各种不为人知的方式来满足这些妖怪的欲望或贪念,进而避免这些妖怪们入侵到表世界造成动乱。

  在歌舞伎町的地下三百公尺处,一个五光十色四通八达的街道「无天街」,这里是日本境内最大的妖怪聚集地,常时居住在此的非人者就有数千,每年来客量更高达了数十万,「无天」二字既代表着不见天日的意思;也代表着无法无天的含意,在这里没有世俗道德也没有法律条文,只有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弱者必须遵守强者订下的规矩,而强者则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

  不过幸运的是这条街道的拥有者,就是亚洲目前最强大的非人者韩左,而只想要好好过着自己生活的韩左在这条街上订下的规矩也并不麻烦,只会让少部分嗜杀成性的非人者有点不快罢了。

  在这里唯一一栋妓院就属於韩左,所有你能想到的服务这里都有,重点只在於你付不付得起价码而已,当然如果你的实力强大或身分特殊,那也可以获得相对的折扣,比如其中一个曾经救过韩左一命的垢舐鬼,她就获得了每三天一个男孩的报酬,数千年来她都会准时的来到这里享用她的美食………

  今天给垢舐鬼提供服务的是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小男孩晴光,晴光今天已经接了八个客人了,每个客人都将浓浓的精液射进了他的小屁屁,让他的小腹现在都微微的胀了起来,现在晴光正坐在蒸气室里面蒸取在服侍垢舐鬼前多流点汗,晴光的屁股里正塞着肛塞堵着他满肚子的精液,跨下那根细小稚嫩的肉棒正套着贞操带,贞操带上刻着魔纹,只要带着就没办法勃起和射精,但却会大量刺激睾丸产生精液,距离上一次射精已经是几十天前了,此时晴光两腿间的睾丸已经膨胀的和棒球一样大了,今天接了八个客人已经让晴光欲火焚身了,晴光现在就在不断的扭着屁股挤压着菊花里的肛塞,每当前列腺被挤压到都让晴光舒服的发出清脆的叫声。

  时间来到了晚上八点,站在房间门外的晴光非常紧张的按下了门铃,很快的房门便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熟女正穿着浴衣拿着一杯红酒站在门口,只有140公分的晴光头只到垢舐鬼的臀部而已,晴光看着眼前至少有190公分的垢舐鬼紧张的鞠躬打招呼,「您……您好!我是您预定的商品!我叫晴光,今年13岁,我……我已经两个礼拜没有射精了!希望您今天能够玩得尽兴!」

  垢舐鬼看着眼前的男孩笑着露出了两颗尖锐的虎牙,伸手牵着晴光便走进了房门,垢舐鬼坐在沙发上递给了晴光两颗药丸,晴光乖乖地接过了药丸就着水喝了下去,这两颗药丸,一颗会让使用者身体发热并大幅增加体力,另一颗则是高效强精药,可以让男性使用者以超乎常人的速度制造精液。

  两颗药吃下去后没多久晴光就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热,细密的汗珠不断的从他的皮肤冒出,而跨下两颗棒球大的睾丸也渐渐发热,开始快速的制造精液,晴光红着脸缓缓地拉开了短裤,将带着贞操带的下体露了出来给面前的熟女看。
  垢舐鬼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把抱起了晴光扑到了塌塌米上面早已铺好的床单,纤细矮小的晴光就这样被垢舐鬼抱着,头埋进了垢舐鬼胸前那对巨大雄伟的乳房里,垢舐鬼的手则伸进了晴光的裤子里抓起着晴光了两片小屁屁,没过多久晴光就被熟练的垢舐鬼给脱的精光,垢舐鬼闻着晴光身上男孩的和臭味兴奋的伸出了两根舌头,由於是第一次接待垢舐鬼,所以晴光被垢舐鬼那两根接近一公尺长的舌头给吓了一跳,垢舐鬼伸着舌头不断地舔着晴光身上的汗液与污垢,宽大湿滑的舌头不断的舔舐着晴光的每一寸肌肤。

  晴光躺在床上头顶着枕头,屁股被垢舐鬼给抱了起来两腿打开着,而垢舐鬼的那两根舌头正不断的来回舔着两颗巨大的睾丸,「嗯……果然还是年轻的男孩子比较好吃。」看着晴光闭着眼睛不断颤抖着身体,从晴光的嘴里也不断冒出哼声,垢舐鬼笑着撑开了晴光的小屁屁,舌头一边舔一边毫无阻碍的问着:「晴光酱的屁屁里面总共有几发精液呢?」

  晴光摀着脸害羞的说:「今天一共……接了八个客人,每个人都……射了三发……以上………」

  垢舐鬼将晴光的睾丸含进了嘴里吸允了几下后吐出来继续问:「那屁屁里面还有甚么东西吗?不然小肚肚怎么这么凸?」

  说完后微微按压了一下晴光的小腹,这一按刺激到了晴光肚子里面的积存物,他发出了一声尖叫后回答:「还有客人在……我的屁屁里面……在里面……尿尿………」

  垢舐鬼笑着摸了摸晴光的小腹,「只有这样吗?那为什么姊姊还闻到其他的东西呢?」

  「还有……还有……我已经两天……没有……没便便了………」当晴光说完后垢舐鬼便满脸兴奋的突然拔掉了晴光菊花里的肛塞,两根粗长的舌头贴在晴光的背上来回扫动,大嘴张开便含住了晴光那张开的雏菊,突然被趴出肛塞让晴光吓了一跳发出了尖叫,接着紧跟而来的排泄感让晴光紧张地开始挣扎大叫,不过区区人类又怎么可能挣脱的了妖怪的控制,晴光就这样躺在床上翘高屁股两腿张开着喷出了大量的粪便、尿液、精液的混合物。

  这次不受控制的排泄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像拉肚子一样,从第一波混合物从晴光的屁眼里喷出开始,晴光就没办法控制他的括约肌了,他只能无助的看着垢舐鬼像个无底洞一般将他肚子里的所有混合物通通吞了下去。

  等到晴光的小雏菊在也喷不出东西后,垢舐鬼才放开了晴光的身体,「嗯嗯,这次的主食我很满意呢。」说完后从旁边拿出了一个红色的项圈带到晴光的脖子上,晴光看到项圈紧张的问:「咦?为什么要带这个?」晴光会紧张是因为他知道这个项圈的用处,这个项圈上面刻满了魔纹,它可以让穿戴者无论如何都能保持意识清醒,能够提高穿戴者的昏迷抗性,简单来说这就是SM爱好者的神器。
  垢舐鬼将晴光翻身让他跪趴在床单上,双手趴开晴光的小屁屁,用着兴奋的语气说:「晴光酱有听过毒龙钻吗?」跪趴在床单上将脸埋进手臂里的晴光红着脸害羞的点点头,垢舐鬼笑着将两根粗大的舌头缓缓的钻进晴光那依然张开着的小雏菊,两根粗大的舌头缓缓的穿过晴光的小屁眼,蠕动着缓慢的深入直到晴光体内的深处,垢舐鬼的舌头不断的在晴光的体内搜刮着各种未排泄掉的残渣,不断的将残渣从晴光的体内舔出来,晴光感觉就像是有两根触手不断的在体内来回抽插一样。

  长期被各种雄性生物玩弄,使得晴光的屁股早就像女性的阴道一样能够获得快感,但是这是晴光第一次服侍垢舐鬼这类能够深入体内的妖怪,强烈的快感不断的从体内传出,如果晴光带的只是普通的贞操带那他早就已经勃起射精了,但是现在这样明明快要高潮;但却始终差了一点而无法高潮,这种强烈的刺激感如果没戴上项圈的话他早就昏过去了。

  晴光的两只小手早已无意识的抓上了自己跨下的小鸡鸡,不断的抓着贞操带扭动着,就像是想打手枪到射精一样,垢舐鬼注意到了晴光的举动,脸上兴奋的表情带上了一点残忍的笑容,伸手就抓住了晴光的双手,将晴光的两只手拉到一起不让他动弹。

  两根粗大滑腻的舌头依然不断的来回进出着晴光的小屁眼,垢舐鬼的舌苔远比人类还要明显,一粒一粒的小突起不断的刮弄着晴光的肠道,灵活的舌尖更是会钻进肠道的皱褶内,将积存不知多久的残渣给挖出来。

  照理来说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感觉到强烈的腹痛和排泄感,但是垢舐鬼的口水却能让人产生错觉,将痛觉转换成触觉;将排泄感转换成快感,晴光趴在那边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体内的舌头现在的动作,同时不断传来的强烈快感让他变得满脸通红,晴光流着眼泪和口水身躯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着,晴光双眼的瞳孔早已放大,无神的看着面前的床单,要不是有项圈的存在他早就昏过去了,屁股里的两条舌头远比男人坚硬的肉棒还要深入还要灵活,或许只有传说中的触手可以比拟吧。

  晴光没有体验过触手的威力,但是在他曾服侍过的女客人口中曾经听说:「那是在一条昏暗街道里的小店,里面没有接待没有保镳,进门就只有一套桌椅,桌子上放着一支笔和一份契约,那是用深渊语写成的契约书,只要签下那份契约就会在房间里出现一道门,里面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就算是天使的光明魔法都无法驱散一丝黑暗,只要一踏进去就会被数不清的触手给捆绑起来,接下来就能够体会到那足以让人沉溺不愿停止的极致快感。」听到女客人这么说过,让晴光也想体验看看触手的威力,可惜的是他从未踏出过妓院,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或许也将在这里迎接死亡,他一生下来就是妓院的财产,他只能从客人房间的窗户看到外面的世界………

  垢舐鬼不断的来回舔着晴光的小屁屁,晴光的屁股早已被垢舐鬼的唾液给浸湿了,晴光纤细的四肢一直不断的在挣扎着,但是双腿被垢舐鬼坐着,而双手又被抓着,他只能无力的扭动着腰部摆动着屁股,等到垢舐鬼差不多将晴光体内的残留物都舔完之后她才终於放开了晴光的四肢。

  而晴光的四肢一得到解放便马上将手指伸进了自己的菊花里,翻过身张开了双腿,另一只手抓着自己套着贞操带的小鸡鸡不断的扭动着,晴光躺在床单上两脚撑起了自己的小屁屁,头弯着红着脸的盯着前方的垢舐鬼,「拜託……请让我射……拜託………」

  垢舐鬼的两根长舌头缓缓的攀上了晴光的股间,就算伸长了舌头垢舐鬼依然能够清楚的说出话来,「真的想射了吗?等等就算你说不要了也不会停止喔……会把你完全榨乾喔。」

  晴光睁大了双眼红着脸说:「没关系……拜託请让我射吧……拜託……受不了了……请快点………」垢舐鬼笑着从丰满巨大的双乳间掏出了一把钥匙,「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喔………」一边淫笑着一边缓缓的打开了贞操带。

  贞操带打开的瞬间一股童男的阴垢臭便传了出来,垢舐鬼闻到这股臭味马上便感觉到双腿间开始渐渐湿润了,她粗暴的拉开了晴光的双手,两根舌头从大腿根部往上舔,舔过了两颗肿胀的睾丸后便像蛇一般盘上了晴光还未勃起的小鸡鸡,「魔纹效果还没退去呢,再忍耐一下下就可以射了喔。」

  当舌头盘上小鸡鸡并且开始蠕动着摩擦时,晴光的一双小手马上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依然遮挡不了幼男那未发育的声带里发出的哀鸣声,渐渐的垢舐鬼的舌头能够渐渐感觉到小鸡鸡正在慢慢的充血膨胀,随着晴光的反应越来越激烈,被双舌缠绕的小鸡鸡也越来越坚硬,垢舐鬼已经感觉到舌头里的小肉棒已经开始颤抖了。

  垢舐鬼将视线投向了晴光,发现晴光已经开始大叫了,晴光浑身绷的紧紧的,双手拉扯着床单,垢舐鬼嘴角微翘将晴光整个人扛了起来,垢舐鬼双手抓上了晴光纤细的腰肢,微微一用力便将晴光整个人扛到了肩上,已经快要射精的晴光将双手按压到了垢舐鬼的头上,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和客人身分的差距。

  几秒钟后晴光发出了一声急促的尖叫,「啊!!要去了!鸡鸡要融化了!啊!!」
大量浓稠的精液从晴光那稚嫩的小肉棒喷出,垢舐鬼的舌头不断的来回挤压着小鸡鸡,尤其是敏感的龟头更是被垢舐鬼重点照顾,紧紧缠绕着小肉棒的舌头紧紧密合就像是女人的阴道一般,每当垢舐鬼舌头用力,晴光就感觉小鸡鸡像是被人用力的吸允拉扯一般,那是远比他曾体验过的真空口交还要舒爽的感觉。

  等到射精结束后垢舐鬼却依然没有松开晴光的打算,晴光紧张的开始乱动,但刚要挥舞起来的瞬间就被垢舐鬼压到床单上,双手双脚再次被垢舐鬼抓住无法动弹,已经射精的小鸡鸡变的异常敏感,有任何刺激都会让人浑身一颤,但是现在晴光刚射过精的小鸡鸡却依然被垢舐鬼两根灵活的舌头缠住,小鸡鸡在舌头里早已胀红,持续不断的强烈刺激让晴光不断的弯腰想要逃避,强烈的快感让晴光开始不断的颤抖,口水和眼泪早已不受控制的肆溢流趟。

  过了十几秒后晴光再次放声尖叫,「啊!!!」原来是射精后小鸡鸡没有软化而继续接受刺激而导致的男性潮吹,强烈的刺激使得晴光的尿道括约肌失控,大量的尿液进入蓄精池,直到被垢舐鬼的舌头刺激道再次高潮,大量的尿液就像射精一样从被舌头包围住的小鸡鸡里喷出,这次射尿高潮持续时间远比一般的高潮要来的长,等到蓄精池里的尿液射完后才算停止。

  可是就算第二次高潮结束,垢舐鬼却依然没有放过晴光的意思,她依然不断的刺激着晴光的敏感带,舌头灵活的盘在小鸡鸡上来回的摩擦着,晴光已经被射精的快感刺激到神智不清了,还能自由活动的脖子不断的甩动着,眼泪口水等液体在空中不断的飞洒着,幼男的淫糜惨叫在房间里不断的响彻………

  直到晴光在一次潮吹后垢舐鬼才放开了晴光任由他躺在床上张开着双腿抽蓄着,垢舐鬼趴在晴光身上不断的用舌头来回舔弄着刚才在一次被自己汗液眼泪口水等液体弄髒的晴光,过了好一会晴光才醒了过来,难以想像戴上了项圈还能够被刺激到昏过去的性快感有多强烈,醒来的晴光用着恐惧又带点害羞的眼神弱弱的看着垢舐鬼,即使在当下觉得很痛苦,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又觉得还是快感佔了绝大部分,只不过太过於强烈的快感让人觉得痛苦罢了………

  垢舐鬼等晴光稍微恢复一下就又再次将粗长的舌头插进了他的小屁屁里,不过这次她特地留了一根舌头给晴光的小鸡鸡,灵活的舌头像手一般套弄着晴光还微微硬着的小鸡鸡,晴光又再次被两根舌头的前后夹击搞的娇喘连连,「啊……等一下……才刚射过……拜託……啊……休息……啊……让我休息一下………」
  垢舐鬼突然伸出手抓住了晴光的小脖子,「不行喔……说好了不会停的喔,不听话的孩子要接受惩罚唷。」

  晴光脖子被突然抓住,又听到垢舐鬼不带感情的冰语气顿时被吓了一跳,闭上了双眼和嘴巴,将全身都放松交给垢舐鬼任意处置。

  垢舐鬼双腿压着晴光的两脚,双手抓着晴光伸到背后的双手,现在晴光就只能跪趴在床上任由垢舐鬼处置了,垢舐鬼看着还有点疲软的小鸡鸡,再次将两根粗长的舌头狠狠的插进了晴光的小屁屁里面。

  没过多久,随着晴光的呻吟,跨下那稚嫩的小肉棒又再次硬了起来,垢舐鬼抽出了一根舌头缠上了粉嫩的小鸡鸡,再次用舌头刺激着睾丸和肉棒………
  几个小时过后,垢舐鬼满意的走出了房门,只剩下晴光一个人昏迷趴在地上,晴光的小鸡鸡经过数十次的激烈射精和潮吹过后已经彻底的被榨乾了,原本肿胀的和棒球一样的蛋蛋也早就消了下去,变回两颗可爱的鹌鹑蛋,唯一变大的就只有晴光的小屁眼了,原本充满皱褶的肛门,现在早已变成一个宽恕公分的肉洞了。
  垢舐鬼满意的舔着嘴角走到了前台,翻起了贴满小男孩照片的名册,开始挑选起下一次的祭品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